• 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他在太阳底下晒了半天,突然倒了下去,我过去扶他,他一句话也没说,后来就再没说过话了。”

  这个酷暑之月,来自河北邯郸的43岁农民工魏新伟,在无遮阳的工地正午工作时突然倒下,昏迷5天后死亡,经过医生证实,魏新伟是中暑热射病,属于重症中暑,引发神经受损内脏衰竭而死亡。

  在番禺沙湾镇古东村的一处出租屋内,小孩和妇女的哭啼声不住传来,附近村民都心生怜意。他们是农民工魏新伟的遗孀和儿女。“爸爸中暑死了,呜呜呜……”

  18岁的大女儿阿娟(化名)告诉记者,父亲魏新伟6月29日开始在番禺沙湾镇古东村某工地做泥水工。7月5日魏新伟在工作时突然倒下昏迷送院,经过5天抢救治疗,7月10日终告不治,医生诊断为中暑致内脏衰竭而死。“在得知爸爸的消息后,我们才从河北老家赶过来的,爸爸都来不及给我们说最后一句话。”

  魏新伟的妻子表示,大女儿刚去北京打工,小儿子还在读小学,她在家带孩子并无工作,“家里全靠老魏撑着,现在顶梁柱塌了,我们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与魏新伟一同做泥水工的有同乡老许。“那天天特别热,下午大概3时30分左右,我去推车回来,发现他低着头,手扶着旁边一个工具,一声不吭。”老许回忆说,当时他已感到不妙,“我怎么叫他都没啥反应,于是叫来工地的人,把他送去医院。”老许称,在送院的过程中,魏新伟已经昏迷,送到番禺中心医院后直接被送进了重症病房。

  记者跟随老许来到他们工作的工地,现时已是大门紧闭,老许做泥水工的地方是在一块靠近小山脚的露天空地上,四处没有树木,旁边的建筑也不够遮挡,完全暴露在太阳下。老许说:“这个月,天气实在太热,中午时分的太阳很毒,魏新伟就是在这时出事的。”

  “这个月实在热得厉害,但是包工头没有让我们中午多休息一点,还让我们几个泥水工提前到工地。”老许说,一直以来,他们的上班时间是早上6时至中午11时30分,休息3小时后,再从下午2时30分工作至6时30分。“但那几天却要求我们下午提前在2时10分到工地,这很让人受不了。”

  “除了工作强度大外,吃的方面也没有保证。”老许说,“工人互相传唱的民谣是,红萝卜开会,白萝卜站队,意思是一天三顿全是吃萝卜,然后加点挂面,不要说肉了,连米饭和蔬菜都没有。”

  “出了魏新伟的事后,工地对我们工人重视了起来,每天有送绿豆汤,有给我们多点水,吃饭方面也改善很多,不仅有米饭吃,还有肉类。”另外一名工人向记者透露,自从魏新伟中暑死后,工人之间都有点担心,“有4个人陆续生病,其中2个人干脆结数立即离开了工地。”

  记者从番禺中心医院重症病房的值班医生处了解到,魏新伟是死于中暑。该值班医生表示,医院认定魏新伟是中暑热射病,在中暑的分级中就是重症中暑,“他送进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度昏迷了,后来一直都是昏迷状态,最后不治。”值班医生称,热射病导致魏新伟神经受损和内脏衰竭而死亡。

  出事工人魏新伟,今年43岁,河北邯郸人,6月29日起在番禺沙湾镇古东村某工地做泥水工。7月5日工作时突然倒地昏迷送院,7月10日终告不治,医生诊断为中暑致内脏衰竭而死。

  热射病是指因高温引起的人体体温调节功能失调,体内热量过度积蓄,从而引发神经器官受损。患者出现局部肌肉痉挛、高热、无汗、口干、昏迷、血压升高、咳嗽、哮喘、呼吸困难、甚至呼吸衰竭等现象,是中暑最严重的一种类型。如得不到及时妥善救治,死亡率达40%至50%。

  广州市城乡建委规定,最高气温达到39℃以上时,工地必须停工,37℃以上时,开工不得超过4小时;达到35℃时,应换班轮休,不得安排加班;12时至15时应停止露天作业。

¥0.00
库存量:99999

产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