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辽宁一水泥厂污染严重 环保部两次督办仍开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7-22

  2008年4月7日,我们又接到辽宁宽甸满族自治县永甸镇居民来电:你们全国生态文明记者行记者团走了几天后,永昌水泥厂又开工了,我们想不通,这危害我们这么多年的水泥厂为什么在国家环保总局(现环境保护部——编者)2006、2007两年督办的情况下,时至今日,在没有上任何新环保设备的情况下,居然还能生产?!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宽甸县党政领导把的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和要保护人民健康为本的指示置若罔闻!为了自己的小利益,而置我们数千人的身体健康于不顾?在当地我们告状无门!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这种原生态的自然气息,在进入宽甸满族自治县永甸镇后,一切开始逐渐变色变味。

  中午10时左右,路标显示车辆已经进入辽宁宽甸满族自治县永甸镇境内,不久,远处的山峰间,飘浮出一股青烟,随着车辆前行,烟雾越来越浓。大约七八分钟后,车辆到达宽甸满族自治县永甸镇镇区。在镇区的东部,只见浓烟滚滚,粉尘飞舞,公路两侧的房屋、树木和菜地全部沾满尘土,灰灰的。突然,一辆水泥运输车从身边疾驰而过,又一层尘土被掀起,让人感到窒息。

  “这点灰尘还不算脏,你到山上看看就知道了。”在一位50多岁村民的带领下,我们来到永甸镇永甸村对面的一座山上,山下街景一览无余。

  镇区主要在铁长线老线和新线之间,一直冒着浓烟的地方,处在镇区中心位置,就是永昌水泥公司,滚滚浓烟正弥漫在永甸镇的上空,灰尘像雾一般笼罩着永甸村。

  站在山顶上,村民向东指着说,这里向下有明代长城东端起点虎山长城、河口断桥等景点,还有水丰水库、太平湾水库。

  山上的山里红、板栗树以及其他大片树木都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色粉末,整片山坡都显得灰朦朦的,“这是水泥粉末,已经几十年了,这两年特别严重。”

  村民抓起一把沾满水泥粉末的山里红叶子心痛地说,永甸镇人多地少,而且大部分是山地,现在,国家提倡退耕返林,村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现在城里人都提倡吃绿色食品,对这里山上长的,地里种的,水里生的,城里人都抢着买,可现在这灰呼呼的水泥灰把“山里红”都变成了“水泥白”了,不好卖了。

  一位在工厂工作了20多年的工人说,工厂的烟尘和粉尘污染相当严重,一到傍晚,厂区周围几公里范围内都笼罩在烟雾中。

  问为什么明知道有污染还要在厂里上班,这位工人无奈地说,没有办法,虽说提倡农民进城,但总不能都往城里挤吧!只能期望你们常关注,政府多重视,企业早觉醒。

  “风往哪边吹,哪边就遭殃。”70多岁的村民张大爷说,他住的是老房子,坐在家里吃饭都有水泥粉掉到碗里,屋顶、院内包括房间到处沾满水泥粉,第二天睡觉醒来,鼻孔里都是粉尘。

  张大爷的邻居王阿姨正在打扫卫生,说起污染,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年四季都不敢开窗,再好的颜色到这里很快把你‘染成’成灰色的。”“你看这墙壁、阳台、路灯,都被粉尘侵蚀变了颜色,平时都要将门缝塞得紧紧的。”

  张大爷把我们带到铁道边指着前方说,你们看,对面就是永甸火车站,火车站斜后边就是水泥厂。

  30多岁的小马在市区搞装潢,趁今天周末回来看看父母,小马忧虑地说,水泥厂基本上没有什么除尘设置和降噪设备,污染情况日益严重;人们在劳动、走路和谈话时都不敢睁大眼睛、张大嘴巴。只要生产,水泥灰尘每天都会落下两三毫米厚,蔬菜、水果被污染后很难洗干净,以致数万棵山楂树相继被废弃或毁掉,厂区周围的数千名居民难以正常生活。

  小马说,如果这个污染状况再不改变,自己那怕多吃点苦,也要想办法把父母接到城里。

  近几年来,永甸镇居民又有了新的感觉,他们发现灰尘中有一种带亮光的物质,落在眼睛里人们就会有一种炽痛感,人们在劳动、走路和唠嗑时都不敢睁大眼睛。

  “不知道是啥鬼东西,弄再身上很痒痒。再看看这菜,还能吃吗?上面厚厚的一层灰,洗都洗不净,也不知道对人体有没有害。”一位妇女揉着眼睛气愤地说。

  永昌水泥有限公司就“矗立”在村庄和镇区中间,村民茆(音)先生说,有人说我们村民是因为有了工厂才搬过来的,纯粹是瞎扯!我们祖辈居住在这里,别的不好说,就说啥时候建的厂,难道我们不比那些每月在这里待不了几天的镇干部知道的多?

  在街上,一位居民告诉我们,永甸镇大约有3万多人,因为这里是山区县,平原土地比较少,而镇区多数是小平原,因此大部分村民就住在镇子上,镇区人口就占了全镇人口的大部分。提到污染,村民都把污染源直指的永昌水泥有限公司。

  永昌水泥有限公司日产量600吨左右,在旺季生产时,每天24小时循环生产。水泥厂每天24小时生产、运输的噪音和震动令附近村民心烦意乱。村民曾请来有关单位检测噪音,当时测得日间平均值为60.7分贝,最高处超标9.8分贝;夜间平均值55.2分贝,最高处超标14.1分贝。而这种情况还是在水泥厂尚未大规模生产的情况下发生的。

  据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说:水泥厂的灰尘污染以及其它污染,面积大概在9平方多公里,对周围的社区、4个村民小组造成直接污染侵害的就有数千口人。

  当我们来到镇政府办公室想了解一些情况时,一位自称是办公室工作人员的同志慢条斯理地说:没有县委宣传部的通知,我们不接受访问。

  据公开出版资料介绍,宽甸县山里红、山核桃、猕猴桃等野生干鲜果年产量达5万多吨,可以加工多种食品、饮料。山野菜中的珍品刺嫩芽、大叶芹、蕨菜等年产量可达800万公斤。名贵稀有的野生香菇、榛蘑、松伞蘑、黑木耳等产量可观,近年来人工栽培香菇、滑菇、木耳等食用菌产品年产达2万吨。境内药用植物122科,960多种约占东北地区药用植物种类的70%,素有“天然中草药库”之称。辽细辛、辽五味、人参等名贵药材,年总产量100多吨。驰名中外的“柱参”,产于县内振江镇石柱子村,至今已有300多年栽培历史,药效可与野山参相媲美。

  那么,污染是否对这些珍贵物种造成伤害?我们连线北京植物专家,得出的答案是肯定的。

  针对“关掉水泥厂将影响400多工人生活”之类的问题,其实,早在去年国家环境保护部主要负责人就明确指出,当污染影响到大多数人民利益的时候,我们宁愿舍弃少部分人的利益,也要保护大多数人民的利益。那么,400:5000的比式,宽甸满族自治县领导难道没有老百姓会算?

  专家认为,“污染是相互的,不是说离我们远就不存在了。许多污染区癌症高发,污染肯定是重要因素,有些污染的后果,现在看不出来,将来就明显了。”不少村民为减少成本用污水浇地,自己不吃自己生产的农产品,卖到城里。城市或工业污染了农村,农村反过来又在污染城市,我们应该制止这种互相的“自杀式慢性中毒”。

  全国人大环资委有关负责人表示,《环境保护法》规定:“对造成环境严重污染的企业事业单位,限期治理。……被限期治理的企业事业单位必须如期完成治理任务。”但是,由于地方保护主义严重、有关部门执法不严等因素,限期治理一拖再拖,治理遥遥无期,成为当前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限期治理往往长达数年,不了了之,甚至成为违法排污行为的“挡箭牌”、“保护伞”。

  针对发展地方经济一说,这位负责人说,国家对生态建设的政策十分明确,发展的前提是“科学”,发展经济要算大帐,要看综合效益,不能只强调“少部分”,而忽视“多部分”。往大里说,就是对中央政策的执行不力。环境保护部(原国家环保总局)明确要求,要“加大对违反环保法规和国家产业政策的企业的查处力度,重点关停一批违法的造纸、水泥企业”。对于排放达不到国家标准,又不能进行有效整治的企业,政府部门应该依法处理,该关停就得关停。

  居民反应,每当他们要求当地政府严肃查处这个严重污染的企业时,镇政府总以水泥公司是县属企业为借口一推了之;当地政府总是强调一些貌似合情合理的理由,给以搪塞或推诿。

  其实,在环境保护部(原国家环保总局)公布的2006年重点污染源名单中,永昌水泥有限公司就已“榜上有名”, 在环境保护部(原国家环保总局)2007年公布的重点污染源废气源名单中,永昌水泥有限公司又入其中,但奇怪的是该公司居然能“屹立”至今,个中端倪也许只有当事人知晓!

  记者团返回北京后,就发生了一连串更为荒诞的事:有人以辽宁水泥协会的名义,向国家环境保护部反映说,记者团带队人向宽甸水泥企业敲诈;同时令人愤慨的是,有人用全国人大某委个人的名义向全国人大环资委写信,诬告记者团带队人敲诈;可笑的是又有人以环保新闻工作者的名义匿名向环境保护部写信反映记者团带队人以部领导名义压制地方领导叫企业停产。但永昌水泥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跑到北京找到记者团人员却说,是县里领导把事情办坏了,我们单位愿意出几十万元给你们记者行赞助。这使记者不得不想到去年八月份记者采访后,该县一个副县长打电话大骂记者:“我把你送进去了,在宽甸谁他妈敢关这个企业。”去年年末,面对我们媒体的批评,该县政府下文整顿,并在文件中明确规定,企业整治不达标不许生产。

  但是永昌水泥公司在2008年3月上旬,在企业整治没有达标的情况下,就照样恢复生产。当地居民说“其实每年在11月中下旬到来年的3月期间是水泥厂正常停产维修,当地政府不过是在玩把戏。”

  2008年3月中旬,面对记者团的质疑,当地政府有关负责人却说:“那是企业偷偷生产的。”辽宁省环保局和丹东市领导听到记者团的反映后,马上责成丹东市环保局进行处理,丹东市环保局也立即召开局长办公会研究决定,对永昌水泥公司断电停产。第二天当地居民就来电说,厂里是停电了,公司附近的居民家的生活用电也停了。但奇怪的是,几天后,永昌水泥公司就局部恢复生产,至发稿时,又全部恢复生产。

  水泥厂带来的污染由于石灰石浆具有弱碱性,破坏土壤的酸碱平衡,造成土壤的失活。被水泥污染的耕地会结块,无法耕种。

  水泥粉尘主要主要成分为硅酸盐长期吸入会引起呼吸系统不良反应,严重会得肺部疾病。水泥粉尘会随气流扩散,使当地的降尘量超标,终日烟雾缭绕,粉尘弥散,影响居民的健康。粉尘对植被也有严重影响,影响植被的光合作用。

  矿石破碎产生的巨大噪音会严重影响当地居民的休息,长期被噪声污染会导致耳聋。

  [释义] 本罪是指违反国家规定向土地、水体、大气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明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危险废物,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的行为。

  [刑法条文] 第三百三十八条 违反国家规定,向土地、水体、大气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 其他危险废物,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百四十六条 单位犯本节第三百三十八条至第三百四十五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节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环改保护法》第四十 条 违反本法规定,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导致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对直接责任 人员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环境保护总局令第10号于2006年2月20日公布了《环境保护违法违纪行为处分暂行规定》。

  根据《暂行规定》,国家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对严重污染环境的企业事业单位不依法责令限期治理或者不按规定责令取缔、关闭、停产,且情节严重的将被撤职;发生重大环境污染事故或者生态破坏事故,不按照规定报告或者在报告中弄虚作假,且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